原标题:中石油集团原副总汪东进接替武广齐,出任中海油党组副书记

汪东进汪东进

澎湃新闻()4月3日获悉,现年55岁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党组成员汪东进,已调往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担任董事、党组副书记。

中海油官网已更新上述人事变动。4月2日晚间,中国石油(601857.SH;00857.HK)公告称,汪东进因工作岗位调整,辞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及总裁职务,同时卸任董事会投资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此前,中海油党组副书记由该公司“第一副总经理”、中海油“老人”武广齐担任。武广齐生于1957年8月,已超期服役半年有余。

中海油是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1982年2月成立于北京。目前,由年近57岁的杨华担任中海油董事长、党组书记,60岁的刘健担任总经理、董事、党组副书记,两人在中海油的工作经历均超过30年。

汪东进在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超过30年的工作经验,曾长期从事油气勘探开发工作,其中海外业务经验尤为丰富。1982年,汪东进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开发系石油钻井专业,获学士学位, 2012年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石油工程管理专业博士研究生,获工学博士学位,休斯顿大学EMBA,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1995年7月,汪东进出任江苏石油勘探局副局长。1997年12月,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大尼罗国际作业公司(苏丹)总裁、中油国际(尼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三年后兼任中油国际(哈萨克斯坦)有限责任公司、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02年10月,出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4年4月,出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2008年9月起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任中石油集团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兼股份公司副董事长、总裁。

中石油官网消息,3月26日,汪东进以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股份公司总裁身份与来访的俄罗斯诺瓦泰克总裁米赫尔松、法国道达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彦磊在北京举行三方会谈,就推进LNG合作项目深入交换了意见。这是汪东进最后一次以上述头衔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新华社北京4月2日电 题:天宫一号天外归来 七大精彩瞬间难忘

李国利、邓孟、杨欣

4月2日,我国首个目标飞行器——天宫一号流星般从天外回归,结束了长达7年的太空之旅。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证实,8时15分左右,天宫一号坠落于南太平洋中部区域。

再见,天宫一号,但属于你的精彩瞬间永远难忘。

亮相:名字自带“中国风”

1992年,作为中国载人航天战略的一部分,研制目标飞行器的方案,在早期规划的时候就已经确定。

10年后,任务方案通过。此时,它还没有名字,而是被直白地称为“目标飞行器”。

这个小名,一直被叫到2006年。这一年,进入初样研制后,科研人员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天宫一号。

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这个名字究竟是谁想出来的。但天宫与此前的“神舟”“嫦娥”一样,无疑都是自带“中国风”的名字。

2009年,天宫一号模型公开亮相——长10.4米、最大直径3.35米,采用资源舱、实验舱两舱构型。

2011年6月29日,它被运至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弱水河畔,“天宫”静待飞天。

飞天:太空首迎“中国宫”

戈壁清风,照明灯开启,乳白色的长征火箭托举着天宫一号,紧紧依偎着高大的发射塔架。

2011年9月29日21时16分,火箭起飞的巨大轰鸣,排山倒海般压向四周。火箭缓缓上升,越飞越高,越飞越快,慢慢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北京飞控中心的大屏幕上,不同角度切换着天宫一号飞行器在空中的情况,“一切正常”的声音不断传回。

21时38分,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宣布,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浩瀚太空,首次迎来“中国宫”。

对接:首次太空之舞

2011年,一场曼妙的太空之舞在距地球343公里的轨道上演。

两位舞者,都来自中国:天宫一号和神舟八号。

11月3日凌晨,5公里、400米、140米、30米、20米、10米、5米……1时36分,12把对接锁准确启动,上千个齿轮和轴承同步工作,天宫与神舟毫不犹豫地牵手相拥,开始12天的双人太空之舞。

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自动空间交会对接技术的国家。

到访:天宫迎来家乡访客

像一尾灵活的蓝色小鱼,航天员景海鹏以手撑地,“游”出了对接通道,出现在天宫一号中。仅仅一分钟后,航天员刘旺“游”进天宫一号。女航天员刘洋则用手助力,一点一点“飘”进轨道舱,如同一枚轻盈的羽毛。

2012年6月18日下午,天宫一号迎来首批家乡访客。三位航天员的入驻,也让天宫一号顿时有了“家”的温馨。

忙碌的空间科学实验之余,刘洋常常为天宫一号打扫卫生。刘旺在太空吹起了口琴,为妻子送上生日祝福。景海鹏像老大哥一样,沉稳安排着工作和生活。

6月23日,在“天宫”中迎来端午节的航天员向中国人民和全球华人送上节日祝福。这是中国航天员第一次在太空度过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

精度:浩瀚太空打出完美“十环”

一天之后,一幕精彩场景在太空上演。

6月24日,暂别天宫一号的神舟九号,由刘旺控制着从容来到140米停泊点。

12时42分,神舟九号已从自动控制状态转为手动控制,也就是说,它的每一步都将由航天员亲手操纵。

要将飞船与天宫之间的角度精准控制,这对于重量超过8吨、长达9米的飞行器而言,难度相当于“百米穿针”。

刘旺一边控制手柄,一边观察仪表。调整、前进、调整——12时48分,神舟九号的对接环捕捉到天宫一号。

12时55分,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紧紧相牵,对接成功,浩瀚太空中打出完美“十环”。

这意味着我国完整掌握了载人航天三大基础性技术中的最后一项——空间交会对接技术。

授课:中国最高讲台上的奇妙一课

2013年6月20日上午,天宫一号变身中国最高讲台,来自孔子家乡的女航天员王亚平,在这里为全国青少年进行我国第一次太空授课。

10时11分,开始上课。为了更好展示太空失重状态,聂海胜盘起腿,玩起了“悬空打坐”。王亚平用手指轻轻一推,聂海胜摇摇晃晃向远处飘去。

太空中,孩子们熟悉的玩具陀螺也成了好教具:一个静止的悬空陀螺,被推了一下后翻滚向前;另一个旋转着的陀螺同样被推了一下,这一次陀螺没有翻滚,而是晃动着快速前行。

40分钟的时间里,王亚平成功完成了质量测量、单摆运动、陀螺运动、水膜和水球等5个实验。

归来:永远的天宫一号

送别神舟十号之后,天宫一号即完成了主要使命,进入“退休”生活。但它不甘寂寞,继续工作。

2016年3月,超期服役两年半的天宫一号,正式终止数据服务,踏上了漫漫回家路。

在太空孤独地飞行了两年多后,天宫一号回归地球,落于南太平洋中部区域,绝大部分器件在再入大气层过程中烧蚀销毁。

华美谢幕,意味着更精彩的演出即将上演——如今,天宫二号也早已升空;不久的将来,中国空间站即将建成。

新京报快讯(记者曾金秋 实习生卢功靖 黄阳坤)3月29日,一则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跳楼的微博引发关注。30日下午,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此事称,学校已经成立专班进行调查。

29日,一名网友在新浪微博爆料,其弟陶某系武汉理工大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3月26日早上7点半,陶某突然坠楼身亡。

30日,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3月26日,该校一在读研究生在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了反馈。

“根本没有预料到他会自杀,他非常乖,学习也好。”陶某姐姐表示,在家人面前,他一般不会提起学习上的困难。

不过,他曾向家人提起过导师王某,“在本科时候弟弟对王老师评价还不错,后来话语就慢慢变少了”。

陶某姐姐出示的几份聊天记录显示,2016年9月,陶某已经准备出国读博,王某告诉他,“这一次一定要对你狠一点,否则你会以为每次都会不了了之”,随后王某要求陶某离开研究所。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王某说“研究所没有你这样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多份QQ聊天记录显示,王某曾让陶某喊他“爸爸”。此外,王某常要求陶某去家中参加活动,为其带饭,“到茶餐厅帮我买一份香菇肉丝、一份黄瓜木耳鸡蛋,一份饭,送到我家。”

29日下午,新京报尝试联系王某本人,王某表示不愿接受采访。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9日,古巴哈瓦那,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右)会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左)。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9日,古巴哈瓦那,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右)会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左)。 视觉中国 图

原标题: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传授经验”,鼓励古巴继续市场经济改革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当地时间3月29日,正在访问古巴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哈瓦那大学发表演讲,向古方强调推行市场经济改革的重要性。

据路透社报道,阮富仲在演讲时谈到,“市场经济本身并不会摧毁社会主义,想要成功地建设社会主义则需要以适当和正确的方式发展市场经济。”阮富仲将在古巴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

越南和古巴同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曾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了“革新开放”,实质上是一场将市场经济因素引入社会主义制度的改革。古巴开始类似的改革则比越南晚了二十年。在现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古巴对国内经济进行了一系列市场化改革。

但最近几年古巴国内的改革遇到了阻碍。据路透社报道,本周早些时候,古巴承认在该国进行的市场经济改革正在减缓。

自从古巴的改革措施开始实行,全国总人口1120万人中已有58万个体户,是改革推行以前的三倍。但在去年,由于担心贫富差距加剧以及改革失控,古巴政府暂停了一些行业新的个体户营业执照的发放。在农业领域,一些近年的改革措施也被取消。

阮富仲在演讲中介绍,越南在过去二十年中使3000万民众脱离贫困。而越南和古巴一样,都在尝试避免“休克疗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采取的迅速而剧烈的市场化改革,在短期内导致俄罗斯社会的经济生活产生巨大震荡)。

阮富仲说,“在古巴共产党的远见指导之下,(古巴)必将取得巨大的成就,并建成繁荣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社会。”

古、越两国都曾遭受美国施加的经济制裁。但美国在二十年前已取消了对越南的制裁,而古巴至今仍是美国实施贸易禁运的对象。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短暂的对古巴友好姿态之后,现任总统特朗普重新拾起了对古巴敌意浓厚的言辞。分析人士指出,在短期内美国不会取消对古巴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