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新京报快讯(记者曾金秋 实习生卢功靖 黄阳坤)3月29日,一则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跳楼的微博引发关注。30日下午,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此事称,学校已经成立专班进行调查。

29日,一名网友在新浪微博爆料,其弟陶某系武汉理工大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3月26日早上7点半,陶某突然坠楼身亡。

30日,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3月26日,该校一在读研究生在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了反馈。

“根本没有预料到他会自杀,他非常乖,学习也好。”陶某姐姐表示,在家人面前,他一般不会提起学习上的困难。

不过,他曾向家人提起过导师王某,“在本科时候弟弟对王老师评价还不错,后来话语就慢慢变少了”。

陶某姐姐出示的几份聊天记录显示,2016年9月,陶某已经准备出国读博,王某告诉他,“这一次一定要对你狠一点,否则你会以为每次都会不了了之”,随后王某要求陶某离开研究所。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王某说“研究所没有你这样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多份QQ聊天记录显示,王某曾让陶某喊他“爸爸”。此外,王某常要求陶某去家中参加活动,为其带饭,“到茶餐厅帮我买一份香菇肉丝、一份黄瓜木耳鸡蛋,一份饭,送到我家。”

29日下午,新京报尝试联系王某本人,王某表示不愿接受采访。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9日,古巴哈瓦那,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右)会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左)。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9日,古巴哈瓦那,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右)会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左)。 视觉中国 图

原标题: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传授经验”,鼓励古巴继续市场经济改革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当地时间3月29日,正在访问古巴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哈瓦那大学发表演讲,向古方强调推行市场经济改革的重要性。

据路透社报道,阮富仲在演讲时谈到,“市场经济本身并不会摧毁社会主义,想要成功地建设社会主义则需要以适当和正确的方式发展市场经济。”阮富仲将在古巴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

越南和古巴同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曾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了“革新开放”,实质上是一场将市场经济因素引入社会主义制度的改革。古巴开始类似的改革则比越南晚了二十年。在现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古巴对国内经济进行了一系列市场化改革。

但最近几年古巴国内的改革遇到了阻碍。据路透社报道,本周早些时候,古巴承认在该国进行的市场经济改革正在减缓。

自从古巴的改革措施开始实行,全国总人口1120万人中已有58万个体户,是改革推行以前的三倍。但在去年,由于担心贫富差距加剧以及改革失控,古巴政府暂停了一些行业新的个体户营业执照的发放。在农业领域,一些近年的改革措施也被取消。

阮富仲在演讲中介绍,越南在过去二十年中使3000万民众脱离贫困。而越南和古巴一样,都在尝试避免“休克疗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采取的迅速而剧烈的市场化改革,在短期内导致俄罗斯社会的经济生活产生巨大震荡)。

阮富仲说,“在古巴共产党的远见指导之下,(古巴)必将取得巨大的成就,并建成繁荣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社会。”

古、越两国都曾遭受美国施加的经济制裁。但美国在二十年前已取消了对越南的制裁,而古巴至今仍是美国实施贸易禁运的对象。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短暂的对古巴友好姿态之后,现任总统特朗普重新拾起了对古巴敌意浓厚的言辞。分析人士指出,在短期内美国不会取消对古巴的制裁。

原标题: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

财金〔2018〕23号

各国有金融企业:

金融企业是支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当前,金融企业运营总体平稳良好,但在服务地方发展、支持地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建设中仍然存在过于依靠政府信用背书,捆绑地方政府、捆绑国有企业、堆积地方债务风险等问题,加剧了财政金融风险隐患。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部署和要求,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促进金融企业稳健运行,进一步督促金融企业加强风险管控和财务管理,严格执行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制度,现就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总体要求]国有金融企业应严格落实《预算法》和《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等要求,除购买地方政府债券外,不得直接或通过地方国有企事业单位等间接渠道为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提供任何形式的融资,不得违规新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不得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不得提供债务性资金作为地方建设项目、政府投资基金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资本金。

二、[资本金审查]国有金融企业向参与地方建设的国有企业(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或PPP项目提供融资,应按照“穿透原则”加强资本金审查,确保融资主体的资本金来源合法合规,融资项目满足规定的资本金比例要求。若发现存在以“名股实债”、股东借款、借贷资金等债务性资金和以公益性资产、储备土地等方式违规出资或出资不实的问题,国有金融企业不得向其提供融资。

三、[还款能力评估]国有金融企业参与地方建设融资,应审慎评估融资主体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来源,确保其自有经营性现金流能够覆盖应还债务本息,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承诺回购投资本金、保本保收益等兜底安排,或以其他方式违规承担偿债责任。项目现金流涉及可行性缺口补助、政府付费、财政补贴等财政资金安排的,国有金融企业应严格核实地方政府履行相关程序的合规性和完备性。严禁国有金融企业向地方政府虚构或超越权限、财力签订的应付(收)账款协议提供融资。

四、[投资基金]国有金融企业与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合作设立各类投资基金,应严格遵守有关监管规定,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作出承诺回购投资本金、保本保收益等兜底安排,不得通过结构化融资安排或采取多层嵌套等方式将投资基金异化为债务融资平台。

五、[资产管理业务]国有金融企业发行银行理财、信托计划、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资产管理计划、保险基础设施投资计划等资产管理产品参与地方建设项目,应按照“穿透原则”切实加强资金投向管理,全面掌握底层基础资产信息,强化期限匹配,不得以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产品对接,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以任何方式提供兜底安排或以其他方式违规承担偿债责任,不得变相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国有金融企业在进行资产管理产品推介时,应充分说明投资风险,不得以地方政府承诺回购、保证最低收益等隐含无风险条件,作为营销手段。

六、[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机构服务国家重大战略、支持经济社会薄弱环节时,应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相关规定,严格按照市场化原则审慎合规授信,严格按照项目实际而不是政府信用提供融资,严格遵守业务范围划分规定。严禁为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各类违规融资,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出具任何形式明示或暗示承担偿债责任的文件,不得通过任何形式违法违规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负担。

七、[合作方式]国有金融企业应将严格遵守国家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作为合规管理的重要内容,切实转变业务模式,依法规范对地方建设项目提供融资,原则上不得采取与地方政府及其部门签署一揽子协议、备忘录、会议纪要等方式开展业务,不得对地方政府及其部门统一授信。

八、[金融中介业务]国有金融企业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等地方国有企业在境内外发行债券提供中介服务时,应审慎评估举债主体财务能力和还款来源。对于发债企业收入来源中涉及财政资金安排的,应当尽职调查,认真核实财政资金安排的合规性和真实性。在债券募集说明书等文件中,不得披露所在地区财政收支、政府债务数据等明示或暗示存在政府信用支持的信息,严禁与政府信用挂钩的误导性宣传,并应在相关发债说明书中明确,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仅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相关举借债务由地方国有企业作为独立法人负责偿还。

九、[PPP]国有金融企业应以PPP项目规范运作为融资前提条件,对于未落实项目资本金来源、未按规定开展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的,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等相关信息没有充分披露的PPP项目,不得提供融资。

十、[融资担保]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应按照市场化方式运作,依法依规开展融资担保服务,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以任何形式在出资范围之外承担责任。

十一、[出资管理]国有金融企业应加强对股东资质的审查。国有金融企业股东应以自有资金入股国有金融企业,且确保资金来源合法,严禁虚假出资、出资不实或抽逃出资,严禁代持国有金融企业股权。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以外,以非自有资金出资的股权不得享受股权增值收益,并按“实际出资与期末净资产孰低”原则予以清退。国有金融企业股东用金融企业股权质押融资,应遵守法律法规和相关监管规定,不得损害其他股东和金融企业的利益。

十二、[财务约束]国有金融企业应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充足提取资产减值准备,严格计算占用资本,不得以有无政府背景作为资产风险的判断标准。

十三、[产权管理]国有金融企业应聚焦主业,严格遵守国有金融资产管理有关规定,做好与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合作所形成股权资产的登记、评估、转让、清算、退出等工作。合理设置机构法人层级,压缩管理级次,降低组织结构复杂程度,原则上同类一级子公司只能限定为一家。

十四、[配合整改]对存在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变相举债等问题的存量项目,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等国有金融企业应积极主动配合有关方面,依法依规开展整改,在有效保障各方合法权益的基础上,稳妥有序化解存量债务风险。在配合整改的同时,国有金融企业不得盲目抽贷、压贷和停贷,防范存量债务资金链断裂风险。

十五、[绩效评价]财政部门对金融企业进行绩效评价时,如金融企业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地方国有企业等提供融资,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被相关部门依法依规追究责任的,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处理处罚情况,对该金融企业下调评价等级。

十六、[监督检查]对财政部公开通报涉及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行为的地方国有企业,国有金融企业应暂停或审慎提供融资和融资中介服务。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根据本通知规定对国有金融企业及其分支机构进行监督检查,对相关违规行为及时予以制止和纠正,并依法进行处理。相关检查处理结果视情抄送有关金融监管部门。

十七、[其他]本通知自印发之日起执行。其他金融企业参照执行。

财  政  部

2018年3月28日

刘伟平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网站 资料图刘伟平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网站 资料图

原标题:刘伟平卸任中科院党组副书记、正部长级副院长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中科院领导班子调整信息陆续披露。澎湃新闻()记者3月27日下午查询发现,中科院官网“院领导集体”栏目已于近期更新。

其中,原任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正部长级)的刘伟平已不再列入中科院领导名单,其已卸任中科院领导工作。

同时,原任国家质检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侯建国已出任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正部长级)。

刘伟平(1953.5)是黑龙江富锦人,早年曾在江西省工作,1995年任江西省南昌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01年,刘伟平前往青海省工作,历任副省长、省委常委兼秘书长、省委副书记。

随后,刘伟平于2006年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2010年,57岁的刘伟平出任甘肃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跻身正部级领导之列。此外,刘伟平还是十八届中央委员。

2016年4月,刘伟平卸任甘肃省长职务,出任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正部长级),同月兼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书记。2017年3月,刘伟平卸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书记。